林外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最新資訊 >

莫少的致命纏情小說 蘇煙夏爾迷小說叫什么

2019-10-11 19:05:54   編輯:淚冰清
  • 莫少的致命纏情 莫少的致命纏情

    主人公叫失落成河的小說叫做《莫少的致命纏情》,是作者蘇煙夏爾迷創作的現代言情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蘇煙,對不起,我錯了,你能不能活著告訴我不原諒我,求你了!在生命的盡頭,她極力的從輪椅上撐起來,把手放進了花樓零的掌心,夏爾迷只是個無關緊要的賓客,她走了,帶著一身的傷痛,也絕不原諒夏爾迷。明明是活在...

    蘇煙夏爾迷 狀態:已完結 類型:言情
    立即閱讀

《莫少的致命纏情》 小說介紹

熱門小說《莫少的致命纏情》是失落成河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蘇煙夏爾迷,書中主要講述了:大概好幾分鐘之后,不知道是有意為之,而是不得已而為之,齊瑜母子二人,終于姍姍來遲,出現在了203病房之前,胖乎乎的有圓潤的齊瑜,心滿意足的舔著彩色冰淇淋,牽著她媽媽的手回來了。見著了在門口的魏老師,率...

《莫少的致命纏情》 第四章 外放的妖孽** 免費試讀

大概好幾分鐘之后,不知道是有意為之,而是不得已而為之,齊瑜母子二人,終于姍姍來遲,出現在了203病房之前,胖乎乎的有圓潤的齊瑜,心滿意足的舔著彩色冰淇淋,牽著她媽媽的手回來了。

見著了在門口的魏老師,率先打招呼的不是學生齊瑜,是他的媽媽,董女士,裝扮相當的艷麗的一個女人,其實是面對教育兒子的師者,仍然是一副孔雀的樣子,沒有絲毫放低一點姿態,撐著脖子,隨意的喊了聲,“魏老師!”

畫著濃重的眼影的眼皮,毫不在乎的往上一掀,往虛掩的病房門瞟了一眼,兩片嘴皮子開始動起來,“是那個孩子的媽媽來了!所以才讓我回來的!?”

魏老師其實也不喜歡這位家長,態度真的是傲慢,有點像拿鼻孔看人,可是還是盡職盡責,硬著頭皮告訴她,“齊瑜媽媽,蘇秋小朋友的媽媽來了,她想就她兒子的傷情和你談談!”現在,可以糾結的,不會是金錢的問題的,而是態度,希望你能明白,不要將一切事情都歸諸于錢之內。

這個董女士,看這位老師還算順心的臉,對于她的緊張兮兮,她覺得非常可笑,怪里怪氣做妖,仿佛就是要唱給在病房里面的蘇煙聽,“魏老師,這個蘇秋媽媽是不是嫌錢不夠啊!我不是告訴過那老頭嗎?!那個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孩子,所有的醫藥費,都由我們家負責!”戲份十足,董女士給力的翻了一個超級大的白眼,外帶嫌棄魏老師。

真是的,一點小事都處理不好,難為你還做我們家瑜瑜的老師,還要我親自出馬!“不是這樣的,董女士,你先聽我說完……”魏老師后面三個字還沒有得說出口,這個董女士就雙腿一蹬高跟鞋,漲一漲氣勢,推門而進。

一進門,仿佛黑社會老大附體,囂張跋扈,飛毛的公雞一般,兩個眼睛就盯著蘇煙,“蘇秋的媽媽,你是不是對我給的錢,覺得不滿意?!?”想要多一點嗎?沒關系的,我不會介意的,呵呵……

在董女士走進來說這個話的時候,眼睛非常大,自始自終都沒有發覺,蘇煙是拿著后腦勺對著她的,在她說完這句話之后,蘇煙才站起身,回轉身,看著她,對于像董女士這樣的女人,在以往蘇煙的世界里面,是司空見慣的。

微微端起不屑,“你是齊瑜的母親!?”張口閉口都是錢,仿佛24k純暴發戶,這脖子上面怎么沒有金鏈子!?蘇煙平白無故的端倪,頓時,讓董女士心生不悅。

平時吵架的潑辣勁,馬上就使了出來,自以為優雅的,交疊著大象腿,牽著一味沉浸在冰淇淋的美味之中的齊瑜,就開始狐假虎威,“是!我是齊瑜的媽媽,我兒子推了你兒子,我付給你錢就是咯!?你還有什么不滿意的??”左眉毛上挑,董女士拿市儈的嘴臉,審視著蘇煙和九爺爺九奶奶兩位老人。

真是打心眼里,期待蘇煙如她所愿,直白一點,簡單一點嘛,直截了當的說錢不夠不就行了!?現在沒有,不是錢,可以解決不了的。

錢你是要付的,但是道歉也不能少!!“董女士,我希望你兒子可以告訴我,為什么要推我兒子的原因,難道是我兒子做錯了什么?讓你兒子這樣對付我兒子……”事情的根本矛盾也要弄清楚,“還有,我想你兒子欠我兒子一個道歉!”而且是非說不可。

蘇煙扎扎實實的話,聽在董女士的耳朵里,就是荒謬,大放厥詞,第一次有人敢這么對她……喲呵!又來人可以讓我有收拾了……

董女士簡直是不可以原諒蘇煙的不知天高地厚,她淑女一樣捂住嘴巴,“呵呵……”要求我兒子給你兒子道歉,沒門!“你有什么資格要求我兒子叫你兒子道歉啊~~”你兒子能和我兒子比嗎?我兒子金貴的很,切!庸俗!

九爺爺看著董女士的態度,心頭的一口老血差點沒有又吐出來,若不是九奶奶拽著他,他就呼這個后輩一巴掌,那是對待人的態度嗎?跟個山雞似的……

淡定淡定……這不是有丫頭在嗎?!她兒子,難道她還護不成?淡定淡定……真是的,再不行,讓靈靈馬上回來,還有女婿呢!!

相比就爺爺地氣憤,九奶奶想的招就更多些,腦洞范圍更廣一些。

想著蘇煙可能會弱勢一點,請外援的老兩口,想不到蘇煙的四兩撥千斤會那么平底驚雷,擲地有聲,“就憑是我要求的,也是你兒子必須,一定要做的!”

就憑這是我蘇煙要求的,就憑我是蘇煙!蘇煙的霸氣,氣場瞬間爆發,董女士,一時間呆愣住!這個氣勢,怎么那么像自己做公司副總的老公開會時候的龜樣,王八之氣升天……

魏老師一看全場氣氛不對路,這是懟上了!?趕緊上前發揮作用,“蘇秋媽媽,齊瑜媽媽,我們可以這樣……”還是弱了點,這魏老師沒有說完,又被反應過來的董女士截斷了,“你是個什么東西,來要求我們……別在那里逼逼了,咋們開門見山吧!要多少錢,要加多少,一口氣,隨你說了算!?”

董女士就是拿著金錢至上的至高原則,認為金錢辦事一條龍。這時候,無知無覺的齊瑜,事件的根源,這會兒舔完手里的冰淇淋了,把余下的包裝紙就那么往地板上一丟,按著自己對他的媽媽最后一句話的認識,幫襯了起來。

“就是滾了一下樓梯而已,一個男生那么弱,真是惡心!媽媽,你不用那么好心,給他們加錢的!他們就是欺負我們家有錢!”無知小兒,童言無忌的地步簡直是登峰造極了。

果然是和媽媽一樣的作風,兩個都欠教育!要不然就是欠收拾!說出來這樣的話,蘇煙剛想開口,這個齊瑜小朋友就是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再說茬,搖晃著他的媽媽董女士牽他的手的手臂,“媽媽,我們走吧,我不想看見蘇秋的那張臉,居然從那里滾下來,沒有毀容了……”

真是夠了,小小的孩子就那么惡毒,那么這個女人也好不到那里去,這個家該是有多么可惡……這個推搡還是沒有達到他的目的的,傷害別人來滿足自己,還變本加厲的不滿意……

一直沒有地位的魏老師,聽見齊瑜說出來這樣的話,根本就接受不過來,說好的幼兒園小孩子單純善良呢!怎么會變成這樣子!傷心之余,魏老師看了一眼,很乖巧的蘇秋,現在拜齊瑜這個壞孩子所賜,躺在床上,還沒有醒過來。

就這么一下子,魏老師重新讓自己站了一下隊。

本來就有點趨于不平靜的蘇煙,現在是徹徹底底的忍受不了心平氣和的交流了,直接攤牌,“在我兒子醒來后,你兒子親自向我兒子道歉!”一字一字,蘇煙近乎是發布指令。

這么做,讓這個董女士斯巴達了,整個人嘲諷到了極點,“呃……呵呵!”拿空著的手,指著蘇煙的鼻尖,“別開這種玩笑了,好嗎!剛才我兒子說了,他還有些不滿意呢!沒有得到我兒子的滿意是你兒子最大的遺憾,你還敢來說什么話!別把一文不值得自己看的那么重!”

掃描儀一樣掃視完蘇煙的全身,董女士的評價就是,白的病怏怏的,全身沒有幾兩肉,穿的遭身的陳色,那張臉勉強看的過去,那個男人會眼瞎,看上她啊~~“就不要在哪里掙扎了,拿了那些錢,乖乖的守著你那半死不活的兒子吧!對了,按照我兒子的不滿意程度,錢是不會再加的了!”自始至終,董女士都是衣服勝利者的姿態。

你會知道什么是教訓的!蘇煙收斂起些微的笑意,‘不怕死’的豁然伸手攥住她伸出來的手臂,“道歉!”要是還是拒絕,就不是簡簡單單的紛爭了,你樂意才是。

“你……你干嘛!”發現來不回來手的董女士,笑意滿滿的臉拉了下來,又是連帶的威脅,“你馬上給我放開!不然我報警了,你故意傷害我!”

“好一個惡人先告狀,那你兒子對我兒子的故意傷害,怎么算!”蘇煙就是不放開,那余光瞥了一眼九爺爺和九奶奶,不要過來,她自己可以的。“你撒開……撒開……”一只手不行,另外一只手來幫忙,尖銳的指甲就要撓上蘇煙的皮膚的時候,她就那么捉住了她的兩個手。

動彈不得!“既然我在你眼里沒有那么平等!那么……”剛才不就是狗眼看人低嗎!?蘇煙說出來從她的手幾乎是鎖死在了董女士的手腕上時就苦苦掙扎,不得解脫的她,最不想見到的結果,“那么,我不介意以暴制暴!”你兒欺我兒,那我加倍在你身上來償還,又怎么樣!

“等一下,別動手,有話好好說,這里是醫院,蘇秋媽媽,蘇秋小朋友還要休息呢!還有兩位老人在呢!齊瑜媽媽,是你們理虧,讓齊瑜道個歉就可以的了……不要把事情鬧大!”怎么可以在這里打架呢!還是兩個媽媽撕逼……

可是九爺爺和九奶奶就是那么的真實,在魏老師說了著一番話后,兩個齊齊后退到安全區域,隨你便,或者是希望看到這個董女士被教訓的畫面,這樣的為人母,就該修理修理,是吧,老頭……

對的,老伴!所以,兩個默契的老人才會后退,重點在于,他們都希望看到以暴制暴!

魏老師的插手進來,仍然是兩邊不討好。

你錯了,既然我敢動手,就敢保證,她連尖叫的機會都沒有,何況還是吵到我兒子。志在必行的了,已經是。

有點癲狂了,董女士不再顧忌幼小的兒子在場,開啟攻擊模式,“去你的,要我們道歉,信不信我弄的你家破人亡!”聲音提高了好幾個分貝,哪里還有剛才的倨傲。

家!?你要拆散我的家……蘇煙臉上漾開一抹淺笑,卻是冷酷的,那也是九爺爺和九奶奶從來沒有捕捉到的,深處的疼痛,碎人。“家破人亡!?我的家只有我兒子和我,為了阻止你,我只好……”

齊瑜這個漫不經心的孩子,終于發現自己的媽媽要被人揍了,趕緊撲上來,“你干嘛打我媽媽!你放開……”

可惜,沒有撲到蘇煙身上的時候,就被魏老師騰空抱了起來。任憑那個小短腿鬧騰,也開不了天。

“你干嘛!你要是真的敢打我,我……我就讓你吃不了兜著走……”后果很嚴重的,這個女人是不是一個暴力狂啊!都沒有一點撼動的,董女士看著蘇煙淡漠的臉,找不到蘇煙要放棄打她的痕跡。

可誰知,蘇煙橫掃千軍一般,抹殺道,“外放的妖艷**,以暴制暴,天經地義!”

小說《莫少的致命纏情》 第四章 外放的妖孽** 試讀結束。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竞彩半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