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外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武俠 > 我即王
《我即王》我有一刀全文免費閱讀

我即王我有一刀 著

主角:陳君臨虞雅南
完結小說《我即王》是陳君臨虞雅南所編寫的武俠類型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我有一刀,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我有一劍,可平西境。我有一刀,可斬千雄。我有一名,可裁生死。我有一姓,坐鎮中州!螻蟻們聽著,吾乃蟒雀營之首,不敗至尊——陳君臨是也!...
狀態:連載中 時間:2019-09-20 13:57:18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第5章我,即王!

自殺?還是他殺?

差之毫厘,謬以千里。

這兩個詞,可代表……截然不同的含義!

自殺,只是非正常死亡案件。中州大陸,每年自殺之人,數百上千,這些案件,都只是自然案件。

而他殺,這…可是刑事案件!

這,是要被列入檔案的!

定義為兇殺案,那性質,便極其嚴重!

必須找到兇手,嚴厲破案,最后開庭審判!

而一個月前,虞思凡的死,已經被定義為自殺。

可今天,這個男人…卻突然……再次提及了這樁禁忌案件?!

這人,簡直…不要命了啊。

敢在這種場合下,問出…如此禁忌的問題?!

虞思凡父子的名字,已經成為了錢江城的禁忌。

他父子二人離世,已經一個月了。

整座錢江城,無人敢提及他的名字。

而今日,虞思凡這個名字,卻被一而再再而三提及。

并且,是在如此場合之下。

更震驚的是,這人…竟然還敢當眾質問虞思凡的死因??

要知道,一個月前,敢跳出來質疑虞思凡死因的人,一個都沒有善終啊。

一個月前,有家族曾為虞思凡站臺,最后…那家族被滿門抄家,及其凄慘。

還有人試圖站出來,主持公道……結果第二天,那人就被車禍撞死!

虞思凡到底是怎么死的,誰都不敢提及啊!

可今日,這個突如其來的男人,卻敢……如此當眾…質問虞思凡的死因?!

他是要…公開挑戰五大世家嗎??!

“思凡是墜江而亡,警方已經確認是自殺。”蘇倩聲音平靜,緩緩解釋道,語氣中…似乎帶著惋惜。

“哦,是么?”陳君臨目光平靜,手指輕輕敲擊的桌面。

“哦?可我怎么聽說……他是被人陷害的?”

“那是別人的胡言亂語。”蘇倩俏臉微微一變,直接一口否決。

她無奈嘆息一聲,解釋道,“思凡貪污受賄,私吞國有資產,所以最終無路可走,墜江自盡。誒,他父子兩,一時鬼迷了心竅……”

“墜江自盡?還是……被謀害沉江?”陳君臨揚起眸,平靜的盯著蘇倩。

空氣,再次死寂。

這一剎,蘇倩的俏臉有些煞白。

她美眸橫對,質問道,“小陳,你此言是何意?”

陳君臨目光幽幽,緩緩從西裝口袋中,掏出了一根卷煙,點燃。

“思凡墜江后,第二天,你當即與虞家撇清關系。”

“而后,虞伯父車禍身亡…你直接一紙離婚協議,迫不及待的離婚?甚至連一場葬禮,都不肯為他父子倆辦。這,蘇姨你如何解釋?”陳君臨再次問道。

“他們貪贓枉法,我不想與他們父子兩同流合污。”蘇倩雙手抱胸,直接搪塞了一句話。

“呵。”陳君臨笑了,笑得諷刺。

“我怎聽聞?是有人,串通了錢江銀行、許氏地產、宋城安保、張山港口……四大勢力,栽贓陷害,逼迫虞家,交出某份‘特殊項目?’”

“可虞家不從。而后,那五大勢力,便栽贓陷害。一步一步,謀害傾吞虞家。將虞家滿門滅之。只留下思凡的最后一個親妹妹虞雅南。”

陳君臨面色平靜,聲音很冷漠,“那五大勢力,將虞雅南趕出虞家,脅迫她……交出那份商業項目?”

唰~!

聽到此話,蘇倩的俏臉,前所未有之煞白!

“這是何人編造的謠言?”她聲音有些冷怒。

陳君臨時間輕輕敲擊著桌面,眸光,饒有意味的看著她。

“謠言?可我…卻聽說,那個串通四大勢力,里應外合謀害虞家的叛徒,就是蘇姨你呢?”

蘇倩的臉色,徹底鐵青,“簡直胡言!莫須有的事情,別亂言語。你真不怕…引火上身么?”

聽到蘇倩的威脅,陳君臨嘴角輕輕上揚,似是一抹,嘲諷的弧度。

“若是,你們這把火…能燒到我身上來,那我…翹首以待。”他指尖輕輕敲擊著桌面,面帶微笑。

這是他,第一次露出笑意。

并非其他,只是覺得……這個女人的威脅,太過好笑。

先不提,那鎮守西疆的蟒雀營。

就單憑,他身負那四顆璀璨榮勛…曾站在西境演武臺最頂端,絕代風華,俯瞰眾生之姿。

試問這世間,誰敢?

“陳君臨…你算個什么東西?野孩子……哪里來的,滾回哪里去!就憑你…還想給虞思凡那個廢物報仇?你以為你是誰?”

就在此時,一旁的高中同學,馮海洋再次站出來,不爽指著叱罵道!

馮海洋,曾與虞思凡也算是高中好友。可,一個月前,他卻突然與虞思凡決裂。虞家出事后,他馮家緊跟著也飛黃騰達,躋身成為了本地富商之一。

當,聽到‘虞思凡那個廢物’這句話時,陳君臨的眸光,微微一凝。

下一秒,他的身影…驟然而起!

速度之快,在地面上急速掠過一道虛影!

“啪……!”狠狠一巴掌!

馮海洋整個人…直接被扇飛出去!

“噗……!”馮海洋身軀在半空中旋轉倒飛,直接噴出一串腥血!

呯!馮海洋身軀狠狠栽落在地,一片慘嚎!

陳君臨面色幽幽,緩緩踏步上前。

而后,他那只漆黑蹭亮的皮鞋,猛地踩在了馮海洋的胸口上。

“思凡與你是同學,亦曾是好友,他幫過你多少,你心里清楚。”

“什么叫,那個廢物?”陳君臨眸光平靜,直視馮海洋,帶著質問。

“你說這句話,良心不會痛嗎?”陳君臨盯著腳下的馮海洋,聲音冷漠。

曾經,虞思凡在學校里,是班長,更是一個大好人。助人為樂,而馮海洋,時常與校外人員打架斗毆,經常被敲詐的鼻青臉腫。他馮海洋窮得沒錢吃午飯時,是虞思凡,將自己的飯卡,遞給了他。

他馮海洋在學校里被人陷害,要被開除時,是他虞思凡,站出來,替他解釋打保證書。

這些年,虞思凡幫助過馮海洋多多少事。

可此時此刻,這馮海洋,竟然說出這等話來?

狼心狗肺,忘恩負義?

人怎能,**至此?!

就在此時,寂靜的場面中,突然傳來了一陣鼓掌聲。

眾人一愣,仰頭,朝著二樓望去。

只見錢家公子,錢旭陽,正身披一身睡衣,就這么倚在護欄前,饒有意味的拍手鼓掌。

“這位兄臺,你剛一來,便出手兩次,大殺四方,還真是銳不可鐺。莫非你不將我五大家族,放在眼中?”

陳君臨抬眸,目光直視二樓的錢公子。

“錢旭陽?”

早在他來江南之前,便已將五大家族的所有資料,都調查的一清二楚。他認識,四大世家中的每一個人,每一張面孔。

“思凡的死,你錢家,應該也有一份。”陳君臨望著他,緩緩說道。

錢旭陽倚在護欄前,伸手扯了扯自己的睡衣,不屑一笑,“你編故事的能力很不錯。”

“你身穿睡衣,是從蘇姨的臥房里出來的?”陳君臨眸光微微瞇起,看著二樓的錢旭陽,突然質問道。

錢旭陽嘴角笑得很得意,“是又如何?”

虞靖江父子死后,三十多歲的蘇倩…便正大光明的,成為了他錢旭陽的女人。風流成性的錢旭陽,又怎會放過如此一個美味‘食物’?

“你與蘇姨,是什么關系?”陳君臨聲音平靜,但卻夾雜著一絲寒意。

“我們什么關系?”錢旭陽笑著輕抿了一口紅酒,“你猜。”

而此時,站在人群中的蘇倩,俏臉微怒,叱喝道,“我與虞靖江已離婚,況且,我是你長輩!我的私生活,你沒資格管吧?”

“誰,準許你離婚了?”陳君臨目光平靜,掃向蘇倩,“蘇姨,我敬你是長輩。可你的生活作風,還真是讓人難言,已為**,你可知羞恥?”

唰~!此言一出,蘇倩的俏臉,無比難堪煞白。

當眾,如此罵她…問她羞恥?

這。

“陳君臨,你放肆!我是你長輩!”蘇倩徹底怒了,美眸冰冷橫瞪,“更何況,虞靖江人都死了,還不準我離婚?我有離婚協議,正大光明!”

“我不準。”陳君臨眸光一凝。

剎那間,一股恐怖的威壓,席卷全場!

“哐當。”蘇倩手中那只高腳酒杯,瞬間炸裂成碎片!

她整個人嬌軀一顫,被這一股恐怖威壓震懾,‘蹬蹬蹬’接連倒退了好幾步!

“在虞伯父和思凡死因未調查清楚之前,你蘇倩,仍是虞伯父的妻子,仍是思凡的繼母!你們五族每一個人,都撇清不了干系。”

陳君臨一人站立,身周氣場,如蟒龍纏繞,氣息洶涌。

“好狂的口氣?”二樓護欄上,錢旭陽面色一冷!

“什么叫撇清不了干系?那虞思凡自己墜江而死,虞靖江車禍身亡……與我們有何干系?別瞎編造謠。”錢旭陽雙手負背,一口否決。

“是么?”陳君臨面色冷漠,抬頭問道,“一個月前,思凡墜入錢唐江時,案發現場…為何會留下你的腳印?你給我解釋一下?”

錢旭陽眉頭一跳,當場啞口無言。

一個月前,那江邊的案發現場,的確留下了他的腳印。不過這早就被家族給暗中壓下來了,巡捕房也銷毀了一切資料證據。

可他媽的,眼前這個青年,他……是怎么知道這秘密的??!

全場氣氛,也瞬間安靜一片。

虞家的破滅,的確處處透露著詭異。

但,整個江南,誰又敢去一究真相啊?!

那背后的無形黑手,可是江南五尊巨族啊。

可今天,這個青年,卻處處逼問,要一究到底啊。

他,是真的不怕死么?

“我為何要向你解釋?你算什么東西?”錢旭陽端著酒杯,倚在二樓護欄前,根本絲毫不將陳君臨放在眼中。

的確,他是錢江銀行的長公子,身價千億。而下面那個男人,算什么東西?

無名無姓,一個宵小螻蟻,也敢,和他錢旭陽對話?

陳君臨抬眸,目光直視二樓的錢旭陽。

“我,即王法。所以,我要讓你解釋。”

唰~!

此言一出,全場死寂!

所有人都被這個青年的話給震住了。

這他媽……簡直霸氣沖天啊?!

他,就是王法?

究竟要多么沖天的狂傲,才能在江南……在這蘇府宅院內,在這錢公子的面前,說出如此膽大包天的話來??

他難道真不知道……這片江南,是他錢家說了算嗎?!

“放眼江南市,敢在我錢旭陽面前…如此說話之人,你還是第一個。”錢旭陽仿佛聽到了這世間最大的笑話。

與此同時,隨著他話音落下。

四周,一大群黑衣安保人員不斷涌現。黑衣人群以陳君臨為中心,將他緩緩圍攏,包抄。

現場氣氛,凝固到極點。

劍拔弩張,一觸即發之勢。

錢旭陽倚在護欄前,舉杯,輕抿紅酒,“我很好奇,你要怎么成為王法?憑你那張破嘴嗎?”

他笑意優雅淡然,根本就沒將下方那個男人的話放在心上。

開玩笑,整個江南,他錢家幾乎只手遮天。無論黑白兩道,他錢家通吃一切。

所以,錢旭陽很是好奇,下方那個男人,有何本事,敢說…自己代表王法??

宴廳中央,餐桌前。

陳君臨平靜淡然,他仰頭,對視了一眼二樓的錢旭陽。

而后,他緩緩從西裝口袋中…掏出了一柄漆黑森然的武器。

92式,國產自動槍械!

漆黑槍孔,直直對準二樓的錢旭陽!

嘩!剎那間!

全場所有人…面色驟變!

數百人驚恐倒退了數步!

這他媽…!

他有槍啊?!!

二樓護欄前。

錢旭陽的笑容,僵住了!

小說《我即王》 第5章 我,即王! 試讀結束。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竞彩半全场